长春长生多个产品卷入行贿案 员工向4省21人行贿

  仅可查询到的公开判决显示,从2003年起,长春长生的狂犬、流感、水痘、甲肝、乙肝等多个疫苗产品卷入行贿案件,向21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涉案地区有广东湛江、河南宁陵、福建邵武、安徽蒙城、安徽利辛、河南南阳、福建长乐、福建南平等地。

  中国裁判文书网,如实记录了引发轩然大波的长春长生这些年快速发展背后的阴暗面。

  仅可查询到的公开判决显示,从2003年起,长春长生的狂犬、流感、水痘、甲肝、乙肝等多个疫苗产品卷入行贿案件,向21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涉案地区有广东湛江、河南宁陵、福建邵武、安徽蒙城、安徽利辛、河南南阳、福建长乐、福建南平等地。

  其中,行贿者既有长春长生本公司的工作人员,亦有代理公司广东立晖生物、河南生物技术研究所等代理机构和独立药代的身影。行贿地区相对固定,明码标价,行贿行为持续数年,受贿人员以防疫部门官员、工作人员和能够影响采购行为的医生(均为公立医院科主任或护士长)为主。

  某种程度上,这21名受贿者或许解答了长春长生2017年年报中5.83亿元销售费用这笔神秘的开销。

  2016年10月27日,安徽省利辛县人民法院以行贿罪判处班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此前,班某的身份为吉林长春长生原安徽区经理、江苏延申原安徽区经理、安徽瑞源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判决书显示,2002年到2003年,蒙城县防疫站站长万某及负责疫苗采购的陈某以每份甲肝疫苗0.5元的价格,收受长春长生安徽区经理班某某的回扣。2002年,蒙城县共接种甲肝疫苗8万份,2003年,接种甲肝疫苗4.7万份。而万某和陈某因此共同收受班某“好处费”6万元,万某分得4万,陈某分得2万。很快,班某的业务拓展到狂犬和乙肝疫苗。2006年,为感谢蒙城县防疫站站长万某在销售江苏延申的狂犬疫苗和大连汉信乙肝疫苗上的关照,班某送给万某3万元人民币。此后的2008年,班某又送给万某1万元。

  班某的行贿不止于安徽蒙城,2012年10月,时任安徽省瑞源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班某为销售人用狂犬疫苗,送给利辛县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闫某 人民币2000元;2013年7月26日,班某为销售疫苗,在成都参加中华预防医学会会议期间,再次送给闫某 人民币3000元。

  长春长生本公司工作人员为销售疫苗行贿并非孤例,从可查询到的判决结果来看,行贿自2002年起就开始,2010年更是出现本公司业务员用164000元收买一名县级防疫站站长的案例。

  “自2010年6月份至2013年3月,购买水痘疫苗13600支,回扣比例为:5元/支;2015年6月-9月份购买狂犬疫苗4800支,回扣比例为20元/支。”

  河南省睢县人民法院的一份一审刑事判决显示,长春长生业务员吴玉海为能“拿下”河南宁陵防疫站的水痘疫苗和狂犬疫苗订单,先后付给防疫站长王峰68000元和96000元“好处费”。

  “给李某、宋某也是这个比例。”吴玉海称,长春长生自2014年开始向宁陵防疫站供应狂犬疫苗,由于当时供不应求,没有好处费。2015年市场上有竞争了,才有好处费。

  2014年7月到2016年9月,2年零2个月的时间,福建药代陈君明为销售长春长生的水痘疫苗、大流感疫苗、小流感育苗及兰州生物和民海的HIB疫苗,共向福建9名防疫方面的国家公务人员送出304715元,最终经法院认定数额为29万元左右。行贿31次,其中为销售长春长生疫苗,共向8人行贿行为达到27次。

  福建省长乐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显示,2014年7月至2016年8月,陈君明为让时任某市某镇中心卫生院防疫组组长董某,在向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报疫苗采购计划过程中,选择长生水痘疫苗、长生大流感疫苗、长生小流感疫苗、兰州生物HIB疫苗、民海HIB疫苗,与董某经事先商量回扣比例,给董某上述疫苗回扣共计人民币35465元。

  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陈君明为让时任某市某镇中心卫生院计划免疫工作负责人林某1,在向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报疫苗采购计划过程中,选择前述疫苗,而与林某1经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先后多次在某市长发建材市场门口或某市标附近,给予其上述疫苗回扣共计人民币32080元。

  2014年7月至2015年12月,陈君明为让时任某市某镇卫生院计划免疫工作负责人陈某1,在向长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报疫苗采购计划过程中,选择前述疫苗,而与陈某1经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先后多次在某市卫生院旁或福州市市区,给予其上述疫苗回扣共计人民币26880元。

  2014年7月至2016年8月,陈君明为让时任某市某镇中心卫生院公共卫生科科长李某1,在向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报疫苗采购计划过程中,选择前述疫苗,而与李某1经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先后多次在某市,给予其上述疫苗回扣共计人民币25420元。

  2014年7月至2016年9月,陈君明为让时任某市某镇中心卫生院防疫组组长黄某,在向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报疫苗采购计划过程中,选择前述疫苗,而与黄某经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先后多次在某市汽车站,给予其上述疫苗回扣共计人民币12680元。

  2014年12月一天,陈君明为让时任某市卫生防疫站站长的万某,在疫苗采购过程中,选择长生水痘疫苗、长生大流感疫苗、长生小流感疫苗,而与万某经事先商量回扣比例后,在某市卫生防疫站其办公室内,将上述疫苗回扣共计人民币4000元及价值人民币1000元的兴福兴超市购物卡送给万某。截至2016年8月,1年零8个月的时间里,陈君明持续向万某行贿8次,累计送出88000元。

  同样是2014年12月,被告人陈君明为感谢时任福建省南平市某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的范某,在该县推广使用长生水痘疫苗、长生大流感疫苗、长生小流感疫苗,按双方事先商量的回扣比例,在南平市某县官湖桥头将上述疫苗回扣款共计人民币12330元送给范某。截至2016年3月,陈君明共向范某行贿7次,累计送出57490元。

  更早一些,2014年中秋节前的一天,陈君明为感谢时任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的罗某,在该市推广使用被告人陈君明代理的长生水痘疫苗,按双方事先商量的回扣比例,在某市中国建设银行门口将该疫苗回扣款共计人民币2000元送给罗某。此后,截至2015年12月,陈君明先后4次向罗某累计送出9700元。

  2014年底,陈君明为感谢时任南平市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的杨某推广使用长生水痘疫苗,按双方事先商量的回扣比例,在该市将该疫苗回扣款共计人民币7000元送给杨某。一年时间里,陈君明分三次共向杨某送出17000元。

  广东立晖生物业务员麦华桂是从2009年开始为销售长生疫苗行贿的。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09年起,麦华桂开始密切接触疾控中心、医院儿保科主任、护士长等人。

  2009年年初,为开拓徐某疾控中心的业务,麦华桂找到徐某疾控中心仓管员黄某。2009年徐某疾控中心在采购二类疫苗过程中选用了立晖公司代理的长生水痘、流感等疫苗产品。为感谢黄某的支持,麦华桂先后在2009年6月和12月来徐某联系业务时找到黄某,并分别送了1000元给黄某。

  同一时间,麦华桂找到湛江市赤坎区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科主任梁某,希望梁某支持他的业务。2009年至2012年期间,湛江市赤坎区妇幼保健院在采购以及使用二类疫苗过程中选购和使用了立晖公司代理的长生水痘、流感、华北乙肝等疫苗产品。为感谢梁某的支持,这期间每个季度结束时麦华桂都会主动联系梁某,并送好处费给梁某。即从2009年第1季度至2012年第3季度,麦华桂每个季度送给梁某1000元,共计1.5万元。

  麦华桂用同样的套路找到了湛江市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找到该科护士长龙某、湛江市赤坎区人民医院儿童保健科科主任罗某、湛江市赤坎区中医院计免室负责人王某,承诺事后会按照乙肝疫苗每支1.5元、水痘疫苗每支5元、流感疫苗每支3元的标准送好处费。2009年到2012年期间,湛江市妇幼保健院、湛江市赤坎区人民医院、湛江市赤坎区中医院在釆购以及使用二类疫苗过程中,均选购和使用了立晖公司代理的长生系列疫苗产品。麦华桂向龙某、罗某、王某分别送出了1.3万元、1.3万元和8000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北京pk10娱乐_盈通娱乐北京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立场
本文由 admin授权北京pk10娱乐_盈通娱乐北京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发表,并经北京pk10娱乐_盈通娱乐北京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北京pk10娱乐_盈通娱乐北京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
产品中心
湛江密胺汤勺生产厂家
长春长生多个产品卷入行贿案 员
公募理财产品销售门槛降至1万 缓
收益率18%! 房企向员工发理财产
问题疫苗”是否流入济源?河南省
人民日报》:贵州农产品线上线下